精彩赛事应有尽有,随时随地免费观看

重庆退出余震足球联赛成为新赛季首个难题

5月24日,经过几天的“罢训”“开薪”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终于等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刻。

上午10点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公布了一份名为《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》的文件。通知称,由于俱乐部负债累累,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,导致债务不断积累,账户被冻结,员工生活极其困难。

“经俱乐部股东大会慎重研究,我们遗憾地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,解散球队。”

这已经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消息了。

尽管有罢工涨薪的消息,但重庆两江竞技的球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,主动放弃了2021年4月30日前的工资。

“只要俱乐部与我们签订2021年5月1日之后的欠薪在一定时间内按一定比例逐步偿还的解决方案,我们愿意在中超为这家俱乐部和这座城市而战。”

但是,就像当年天津天海球员愿意自筹资金去联赛打拼,江苏苏宁俱乐部愿意零元转会一样,这些都是美好的愿望,但最终都无法遇到解散的最终命运。

山的尽头,残酷的市场连一个承诺都不会给。

解散后,俱乐部也公布了后续善后方案。

球员和工作人员会得到相应的手续和文件,包括辞职/自由的证明,欠款证明等。俱乐部还表示,固定资产包括家具、电器、设备、车辆等。出售后将用于还清欠款。

但像当年的辽宁宏远、江苏苏宁,如果球员的欠薪与俱乐部母公司没有明确关联,即俱乐部母公司承诺由俱乐部自己负责欠薪,那么在俱乐部解散后,球员就很难拿到自己的工资。

就在几天前,包括吴在内的前江苏苏宁球员还在向他们的前老板——张父子讨薪。

“我知道现在大家眼前一片黑暗,但生活总要继续。过去,我们只能翻书。愿我们一切都好。”

俱乐部解散后,41岁的重庆老将轻舞也宣布退役,但正如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,年轻的兄弟们仍需要继续应对目前的勉强。

根据之前中超联赛公布的赛程,距离新赛季中超联赛开幕仅剩不到10天。由于足协早早公布了录取名单,这些失业的重庆球员需要一个找到新工作的机会。

虽然大部分职业球队已经基本完成了签约任务,但恐怕队内不会有足够的名额来容纳这些重庆球员。更何况在目前的情况下,多一个球员就多一个员工发工资。

但是他们需要一个机会和一扇窗。

此外,还有一个问题摆在中国足协面前:

要不要补队?

按照之前的分组和赛程,18支中超球队将分为三组,在梅州、海口、大连完成第一阶段的比赛。

重庆的退出,意味着现在的中超联赛只剩下17支球队,尤其是原本应该打比赛的海口,现在只剩下5支球队。

按照常理来说,录取流程已经完成,离开学时间已经很近了。此时如果替补球队进入中超,不仅需要给球队额外的引援和备战时间,还会让拖延已久的中超面临再次延期的可能。

所以在媒体的报道中,中国足协和中国足协筹备组都在考虑是否需要补队,但是在客观条件下,补队的可能性还是很低的。

扩军后的第一年,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17支球队的中超。

但是,如果选择不补,那么新赛季的中超就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
不补的结果就是先在海口赛区每一轮都会有球队轮空,然后在保级组,自然每一轮都会有球队轮空。大概率,对阵重庆的队伍自动以3-0的比分获胜。

错过的比赛,以及自动获得的三个净胜球,都有可能成为冠军和保级阶段左右各队命运的关键数据。

由于客观条件不允许,本赛季中超联赛仍然采用赛制。

随着重庆的退出,海口赛区其他五支球队在体能损耗、伤病积累等方面都比其他两个赛区便宜。在平均3、4天打一场比赛的密集赛程中。

这样他们在赛季末的争冠保级阶段自然会比其他球队更有优势。

这显然不公平。

除了这些表面的优缺点,还有一个更隐晦的问题。

即使自动3-0获胜,其他球队和重庆的比赛也不是直接取消,而是不打。那么,如果一支球队在之前对阵重庆的比赛中故意染黄染红,该如何应对?

不要说这不会发生。

2008赛季,武汉光谷俱乐部在赛季中途宣布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,原因是认为自己受到了中国足协的不公正处罚。自然是净胜90球,30负,成为了08年中超联赛的倒数第一。

武汉的退出,让一只球队在那个赛季中超结束的时候,每轮都有轮空的可能。

于是在联赛第22轮,上海申花3-2战胜山东鲁能,拿到3分的同时,也得到了10张黄牌和1张红牌。大部分分红和黄牌都是在比赛最后时刻拿到的,包括各种拖延等等。

而他们下一轮比赛恰好是对阵武汉光谷,会自动3-0获胜。

赛后,当被问及这样做是否合适时,时任上海申花主帅的贾秀全只是淡淡地说:

“一直遵守规则,谢谢。”

这场比赛的过程必然会引起巨大的争议。

赛后,各方开始批评上海申花的洗牌行为,鲁能的一名替补球员甚至评论道,“我见过不要脸的人,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。”

作为规则的执行者,足协找不到故意洗牌的处罚条款。只能紧急召集15支队伍的负责人进京,签订承诺书,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。

根据承诺书内容,从第23轮开始,如果出现4张黄牌,下一轮对阵武汉队,本轮黄牌不生效而是顺延至下一轮。

上海申花也主动道歉,并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主动将于涛、姜昆等主力球员排除在比赛名单之外。

虽然之后的联赛并没有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洗牌,但是拜造成的混乱还是影响了那个赛季的公平竞争。

在2022赛制的背景下,这种危害只会更加突出。

按照常理,参赛程序结束后,即使参赛队伍有任何变动,也不应该考虑补充的选项。然而,在本赛季的中超联赛中,参赛程序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

毕竟重庆的财政困境根本不是在这段时间出现的。

当中国足协决定允许球队带着欠薪入场时,这样的情况应该出现在他们的应急预案中,而不是在得知重庆解散后召开“紧急会议”。

更何况离比赛开始只有10天了。重庆球员紧急转会窗口和是否补队进中超的公告没有任何动静。

在防疫的大背景下,任何决策都必须准确快速。毕竟中国足球在人人喊打的当下,不能再做错事了。

不补钱的好处很明显,可以让中超新赛季顺利开始,但是会影响联赛的公平竞争和所剩无几的商业价值。

补充的弊端也很明显,可能会耽误新赛季的中超,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。

凡事有利有弊,但在这两种情况下,考验的是决策者的智慧和果断。但是,无论做什么选择,拖延都是对联盟本身最大的伤害。

重庆两江竞技不是金元泡沫破灭后第一个解散的俱乐部,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从2020年的辽宁宏远、天津天海,到2021年的江苏苏宁,再到现在的重庆两江竞技,每一个曾经对中国职业足球产生过巨大影响的俱乐部,都像风雨中的蒲公英,渐渐消散在我们的眼前。

没有人知道被吹走的蒲公英种子会不会在别的地方生根发芽。

对于现阶段的中国足球来说,“百年俱乐部”的梦想只能是遥远的梦想。

消息公布后,重庆队主教练张外龙也离开了俱乐部。

临走前,他对依依不舍的重庆球迷说:“谢谢你们对我们球队、这座城市、所有球员的支持和帮助。希望重庆无论如何还是有机会发展足球。一旦重庆足球复兴,我一定会再回来!”

生活还得继续,但过去了,只能翻盘,但对于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来说,他们不能做错事。

请从是否补队开始。

赞(0)
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足球直播-篮球直播-球火体育直播 » 重庆退出余震足球联赛成为新赛季首个难题
分享到: 更多 (0)